走進影視丨《風騷律師》S5E9好看嗎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
  • 来源:打女生光屁屁的视频_打女生光屁屁视频_打女生屁屁的视频

本集又一次回到瞭BB和BCS系列的終極核心主題上:一個人的命運,究竟是受外界的偶然影響,還是由自身的抉擇決定?

從這集標題《Bad Choice Road》(直譯為“糟糕選擇之路”)來看,答案明顯是後者。麥克明白的道理,吉米還沒悟透,金更是沒考慮過……但無論如何,他們都已隨著一個個的糟糕選擇,走到瞭如今這般田地。

為愛癡狂

本集開場使用瞭和S4E7同樣的表現手法,即吉米和金兩人分框同鏡,不同的是,上次是為瞭表現他們倆的漸行漸遠,這次則是想展現他們的難舍難分。

第一組鏡頭是兩人一起看手機(一個看信號,一個看來電),以證明他們都迫不及待想聯系到對方……而兩人一起“喝水”就屬於保留節目瞭……

手機終於有瞭信號,吉米首先就是向金報平安——兩個人都是一副心中大石頭落地的模樣,尤其金,更是喜極而泣。

在這一刻,我又相信愛情瞭。

能和外界聯絡,剩下的就都好辦瞭。吉米和麥克脫困後換瞭衣服,補足瞭水……但可以看出來,兩人劫後餘生的狀態有所差別。

麥克更多是身體上的疲憊,而吉米在此之外,顯然還有很嚴重的“心理問題”。

維克多和塞勒斯來接走瞭他們,麥克把土路上的槍戰地點告訴瞭他們,回頭自有“炸雞店”的人去清理現場,至於最後被麥克幹掉的人所在之地就真不好找瞭,一時無法處理也沒辦法。

如果之後還要拿“現場證據”做文章,那輛廢車和屍體也許還能派上用場……吉米在稀裡糊塗中就上瞭炸雞店的“賊船”,他必須得隱瞞麥克這夥人的存在,因此得編一個故事應付拉羅。

吉米上交700萬美元的保釋金後,迅速引來瞭地方檢察院和控方律師等人的註意——這是必然會引發的結果。

現在,所有人都更有理由盯上這位神秘的“豪爾赫·德古茲曼”先生瞭。

吉米拿走瞭自己的報酬,接拉羅出來時說瞭自己遭遇的“意外”:車子在接頭地點十公裡外拋錨瞭,搭便車又怕出意外,於是花一天半時間走瞭回來。

吉米在說謊的時候,下意識地講瞭部分真話(車子確實在那地方趴窩瞭),因為摻雜真相的謊言才難以識破,沒想到謊言反而因此被戳穿——“十公裡”這個細節,應該是吉米臨時加的,否則麥克會發現這個破綻。

吉米提醒拉羅,700萬現金實在太惹眼瞭,現在大傢都會來調查,拉羅直言不用擔心,因為他馬上將要離開。

臨走之前,拉羅還提起瞭金找過自己,這讓吉米心中“咯噔”一響:讓麥克說中瞭,金真的被卷瞭進來。

回傢後,吉米一再拒絕金讓自己看醫生、輸點滴的建議,在泡燕麥浴時,他忍不住先打破瞭沉默:你去找拉羅幹嘛?離那種人遠點。

現如今,吉米已認可瞭麥克的(部分)人生哲學,覺得不該把自己關心之人牽扯進危險的事,“我已經在game裡瞭,你不能再牽扯進來”。

金似乎覺得面見拉羅不像吉米說的那樣危險,吉米徒勞地解釋瞭幾句後,轉而開始訴衷腸:我一度以為自己撐不下去瞭,因為想到你在等我,我才能活著回來。

吉米說的是真心話,同時也是打感情牌,金總算答應他不會再去見拉羅瞭……可是,為罪犯以身犯險真的值得嗎?

吉米讓金去看包裹裡的10萬美元酬勞,想用高額回報來安慰她——然而,金不是那種見到錢就挪不開眼的女人,她的“第六感”令她發現瞭被子彈打穿的杯子。

如果不是因為對金的牽掛,吉米無法帶著杯子走出荒漠,但也恰恰是因為對金的感情,才讓金識破瞭吉米的謊言。

金就是吉米徹底蛻變為索爾之前,那最後一片磨不掉的棱角。

去而復返

麥克向古斯塔沃仔細做瞭任務匯報,他猜測被殺的應該是一夥欺軟怕硬的劫匪,看紋身屬於哥倫比亞幫派。

古斯塔沃稍加分析,就認定這夥人是被雇傭的,他立馬打電話給瞭最有嫌疑的胡安·博爾薩。

古斯塔沃訴說瞭拉羅成功保釋的情況,“他隻有回墨西哥才能不再次被抓”,博爾薩聽完後立馬表示“今後你的生意太平瞭”。

這一番話,表明瞭古斯塔沃把拉羅弄進監獄又弄出來的目的,就是要在不殺人的前提下逼他離開。

同時,這也證明瞭博爾薩差人打劫保釋金,隻是想讓拉羅繼續呆在監獄裡消停些,他大概知道薩拉曼加傢族在和炸雞店內耗,卻不清楚到底發生瞭什麼,隻要能保住生意,他並不在意具體是怎麼回事。

現在,古斯塔沃可以輕松點瞭,隻要拉羅一回南邊,他就能立刻重整旗鼓。

既然如此,也沒必要把納喬往死裡“鞭打”瞭……麥克說明瞭自己對納喬的想法,這個人完成瞭使命,應該如約放他自由——古斯塔沃拒絕瞭,這麼好使的馬仔,不該隨便放走。

“恐懼可不是讓人效忠/積極做事的好方式。”麥克和古斯塔沃雖然聯手瞭,但在大方向一致的情況下,依然有許多地方要磨合,這次分歧就是個例子。

幹黑道的人永遠不會正眼看二五仔(何況納喬出賣瞭薩拉曼加傢族兩次),古斯塔沃的話不算錯:叛徒隻能打服,或者打死。

聯想到毒師中有所轉性的“炸雞叔”,看來古斯塔沃之後還得再經歷一些認知上的轉變……

拉羅回墨西哥避風頭前來與赫克托告別,老頭子顯然很不情願,直到拉羅講瞭“我回去找埃拉迪奧說炸雞佬壞壞,搶他們生意”,赫克托才稍有緩和……圖庫11個月後出獄,到時候就可以把生意都交給他打理瞭。

可是兩人都擔心圖庫沖動火爆、吸毒誤事,拉羅便又允諾會嚴加看管——拉羅顯然沒能做到這一點,看來他兇多吉少瞭。

此時養老院正要給老太太露易絲過生日,赫克托最終沒能躲過戴上生日帽、一起“唱”生日歌的命運(我先笑為敬),拉羅看在眼裡,痛在心裡,所以後來才有瞭把赫克托接出來住的情節……

對於信奉“傢人就是一切”的拉羅來說,被迫離開叔叔,就等於這一仗是他輸瞭……更要命的問題是,拉羅能信任的人實在太少瞭,少到那些人必須得姓薩拉曼加才行。

但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,拉羅還是上瞭納喬的車,準備潛回墨西哥。

納喬的車一直都是維克多在跟蹤,古斯塔沃要確保拉羅這個瘟神真的離開瞭。

也許是因為輸得不甘心,也許是因為直覺靈敏,也許是單純想看看——拉羅突然改變主意,跑去吉米所說的拋錨地點,結果發現瞭被推進溝裡的破車,以及車身上紮眼的彈孔。

“索爾在說謊,我被耍瞭。”拉羅絕不接受這樣不明不白地輸掉,他要返回阿爾佈開克弄個明白。

隻可憐納喬,無論拉羅走與不走,他的噩夢都無法結束……

人生抉擇

意識到吉米騙人後,金更擔心他瞭,還專門請瞭假在傢陪著吉米。

“榨橙汁”是第四季時闡述金和吉米關系的線索之一(我在第四季綜評裡也專門提過),簡而言之,榨橙汁的動靜象征瞭人物的心緒不寧,隻不過這次主角從吉米換成瞭金。

更有意思的是,金的失誤令吉米觸景傷情,還引發瞭他的PTSD……通過這次意外,金愈加確信吉米存在嚴重的心理問題瞭,“我們倆就在傢好好放松一天,哪兒也不去。”

金越是這樣“咄咄逼人”地關懷,吉米就越不自在,所以他才借案子離開。金給瞭他一次機會說實話,“無論如何我都會陪著你……我不會妄加評論。”

可惜,吉米還是用飲尿這一細節搪塞過去瞭……不敢輕易戳穿謊言的金,隻得繼續小心翼翼。

吉米離傢隻是想躲避金的灼灼熱情,不在狀態的他並不適合復工,這不,他打輸瞭一場官司,還遭到瞭比爾的奚落嘲諷——好不容易贏瞭索爾一次,可不得狠狠出口氣麼?

然而,向來不服輸、嘴上不饒人還特別喜歡戲弄比爾的吉米,這次卻連一句嘴都沒還,此情此景隻有一個詞能形容:魂不守舍。

如果處理不好這個心結,別說恢復索爾·古德曼的狀態瞭,吉米連剩餘的人生都會爛掉……於是吉米上瞭麥克車時,忍不住再次取經,“我什麼時候才能忘掉(放下)這件事?”

麥克的意思是“這種事強求不得”,與其說是在給吉米找解決問題的方法,不如說是在勸他調整心態去學會接受。

吉米不太聽得進這種辦法,他開始質疑起整件事情,劫匪的死也就算瞭,那無辜的弗雷德呢?我們不該幫拉羅。

麥克無言以對,便安慰吉米(自我安慰)說事情還沒完,可他又無法向吉米解釋一切,隻能再次講人生道理,“我們做出的選擇,讓你我走到瞭這一步,對於當下的處境,我們無能為力。”

如今這個困境,不僅沒有捷徑,甚至連正常的解決途徑都沒有……此時的吉米,顯然還不能承受這個事實。

下瞭車,吉米後方出現瞭兩個玩滑板的小夥兒,不禁讓人想起瞭S1E1中兩個玩滑板碰瓷的混混——吉米的“選擇”,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

另一邊,金回到瞭律所,助理瑪茜告訴她,斯特夫通過“手段”搞定瞭一個問題,金突然意識到,S&G律所和梅薩維德銀行的業務都進展地很順利,就算沒有自己也可以做好。

換言之,這裡的工作已不是“非她不可”瞭,哪怕自己就此離開,也不算是不負責任。

隨後準備工作材料時,心不在焉的金看到瞭裝裱起來的感謝信……剛剛過去的兩天,令金產生瞭“恍如隔世”的感覺,於是乎,上面那個“想法”進一步占據瞭她的大腦。

“吉米並不是個好榜樣,但他一直都很有激情,能夠隨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事……我也想那樣。”

金迅速下瞭決心,找裡奇辭職,舍棄瞭梅薩維德銀行的業務,臨走時隻帶走瞭一堆無償公共訴訟案子的材料,以及那個一直珍藏的藍寶石酒瓶蓋。

這個酒瓶蓋可謂是關鍵道具,在律師中已經出現過多次瞭,那是S2E1中,金第一次與吉米搭檔,以“維克多和吉賽爾”兄妹之名欺騙“冤大頭”肯後留下的紀念品——金的“選擇”,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。

天生一對

失去瞭公司配車後,晚上金是打車回來的,而看樣子,比她更早到傢的吉米是租車回來的。

前些天還風光無限的兩名律師,不約而同地失去瞭往日的座駕,這似乎是一個預兆。

金驚動瞭半睡半醒的吉米,回到“人類社會”後他還沒吃過東西,狀態依然很差……在準備為吉米做吃的前,金說瞭自己的“好消息”:我從S&G律所辭職瞭,梅薩維德銀行的業務也不要瞭。

吉米聽到後,一個激靈就起來瞭,他開始以為金是被抓住瞭什麼把柄,結果才明白她是主動放棄一切的。

吉米無法理解金的“正確”做法,對此金的解釋是:我一度以為你死瞭,這件事讓我看清瞭許多東西,明白瞭孰輕孰重。

再說瞭,金不覺得放棄這些有什麼大不瞭,“該得到的我都得到過瞭,但是做這些工作並沒有讓我快樂。”

道理吉米都懂,可無償的案子再讓你快樂,幫助再多“需要幫助的人”,你也沒收入啊,你連梅薩維德這樣的大金主都不要瞭,還談啥貢獻和理想啊?吉米深感金的裸辭太草率,自己又勸不動她,情急之下便把白天麥克的教導搬瞭出來。

無奈的是,這番道理吉米自己都沒想明白,又怎麼能去說服別人呢?

我一直都不理解你為什麼要做“索爾·古德曼”,但我還是支持你,別說什麼“你是為瞭成功離開失敗”,咱們倆的選擇沒什麼區別,你可以放棄戴維斯梅因、HHM這些大律所的工作機會,放棄麥吉爾之名,就是想選適合自己的道路……我也覺得現在這樣更適合自己。

憑什麼我不能隨心所欲?憑什麼你總是自作主張後才告訴我結果?我可是跟你學的,這個決定,與你無關!

拉羅的敲門中斷瞭兩人的爭執,金去開門時,吉米也接起瞭先前多次按掉的麥克電話……接下去,三明一暗四個人,展開瞭一場張力十足的大戲。

又是玩金魚又是秀手槍的拉羅來者不善,吉米想讓金離開無果後,隻能聽從拉羅的要求,反復講述他漏洞百出的說辭。

當拉羅讓吉米說第三遍時,麥克已經在對面屋頂的狙擊點就位瞭,他此行並非要殺人,而是為瞭掌握事態的變化……不過,這次的主角不是他。

拉羅知道吉米在說謊,吉米也明白這點,可現在他不能承認,隻能硬著頭皮死撐,擔驚受怕的吉米甚至提出要把10萬美元還給拉羅,一直觀察全程、害怕包裡杯子被發現的金,終於爆發瞭。

你的律師九死一生替你把錢帶瞭回來,你到底想幹什麼?就因為推進溝裡的車上有彈孔?新墨西哥州這地界兒你沒開過兩槍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,這種小事兒能證明什麼?

金的說法屬於詭辯,但僅憑車上的彈孔確實沒法證實吉米一定在撒謊,拉羅必須找到更有說服力的證據,才能把逼問進行下去……可接下去的才是重點。

金明白自己提出的假設不能打消拉羅的疑慮,能讓拉羅產生一絲猶豫,她的目的就已達到瞭,關鍵是隨之而來的“攻心”之詞:你讓索爾去取錢,是因為你沒有其他可以信任的人。

金的罵聲表面上是諷刺拉羅不會管理、隻會為難老實人,實際上是在暗示同樣被蒙在鼓裡的拉羅,應該去搞清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,這個問題要比“索爾可不可靠”嚴重多瞭。

拉羅一聲不吭地走瞭,不僅因為他被戳中瞭“無人能信任”的痛處,更因為金的話點醒瞭他:自己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直被人牽著鼻子走,是誰走漏瞭風聲?又是誰在暗中擺佈自己?眼前的律師隻是個被利用的小角色,再說瞭,自己還真把他宰瞭不成?那樣線索就斷瞭,何況還會引來更多麻煩。

倘若不是金的臨場發揮,心不在焉的吉米恐怕就要完蛋瞭,金看著他,長長地松瞭一口氣……

這是金迄今為止說過最大膽、最危險的一次謊話,在危急時刻,她首先想的是保住自己的男人,其次才是私下裡追究吉米的謊言——我已經被卷進來瞭,看來辭職是對的。

拉羅仍要回墨西哥,但他不打算做縮頭烏龜,而是準備立刻殺回來:這兒的事沒完,我有一大筆賬要算,泄露我行蹤的內鬼,意圖搶劫保釋金的混蛋,擺平“意外”讓我像個傻子一樣溜走的小人……弄清楚後,我一個都不會放過。

相比起越來越進入“狀態”的金,我現在更擔心瀕臨崩潰的納喬,他現在可是坐在火山口上,無論噴薄的巖漿是不是沖他去的,納喬都會被灼傷,乃至被燙死。

下周就是《風騷律師》第五季的大結局瞭,面對越來越猛烈、刺激的劇情,你準備好瞭嗎?

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